武汉“封城”后 村镇一级对疫情防控工作更加重视

2021年12月6日 作者 admin

最后一道防线多人的村庄,疫情的警报1月27日突然紧迫了起来——村医刘华(化名)和妻子确诊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被当地医院收治。

1月21日,刘华所在的村子接到防疫通知。那天晚上,村干部参加了全县视频会议。“按照上级的要求,家家户户都通知到位,不要恐慌,人员不要走动,红白喜事都不要办。”一位村干部向记者介绍。

林波所在的村子在河南省邓州市高集镇,距离湖北不到30公里。村里有几名武汉返乡人员。他从镇卫生院领到了一次性的普通隔离衣和11只一次性口罩。头几天,他们让返乡人员自己在家量体温然后报告。1月26日,邓州市专项监督检查组对他们进行了通报批评,要求“村医必须为隔离人员面对面量体温”,以保证数据准确。

这位医生说,就算来就诊的发热患者没戴口罩,医院也没有足够的口罩能提供给患者。广西卫健委印发的《广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院感染预防与控制方案(试行)》要求,应配备数量充足、符合要求的消毒用品和防护用品(如医用外科口罩、医用防护口罩、护目镜、隔离衣、防护服、乳胶手套等)。医疗机构要为发热患者提供外科医用口罩。

根据山东、湖北、江西、河南、广西等不同地区农村一线日武汉采取封城举措后,村镇一级对疫情防控工作更加重视起来。

向村民普及疫情防控知识,是村医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林波挂出横幅,提醒村民们不走亲戚、不聚餐。一开始,有的村民满不在乎,“我啥没经历过,这算个事?”还有的说,“中国这么大,武汉离咱很远,怕啥啦?”

李天(化名)的家乡在陕西省中部农村,她觉得,直到1月26日,周围的人仍没有重视这件事。“拜年的走亲戚的一个接一个,一车接一车,周围人都在跑亲戚,打麻将的也一直没停过。”而在1天前,包括陕西在内的26个地区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官方通报已经出现了聚集性感染病例时,李天发现,村里一些人还在“大规模拜年”,都是三四十人的聚会。

2003年“非典”发生时,周本淮也负责给返乡人员量体温,但当时是春季,返乡人员少。他感到,这次恰逢春节,不仅发病率高、传播快,影响人数也多。当年是他一个人走访,现在村干部会陪他逐一入户排查。聚集打牌的村民一旦被发现,将上报给派出所。乡里从古至今的唱大戏活动也取消了。他认为,“这次更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