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假如再持续一年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2022年1月16日 作者 admin

新冠肺炎疫情已在全球范围内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造成全球除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以外的全部地区皆陷入了程度不一的公共卫生危机。

截至目前,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仍不容乐观,虽然在中国大陆、台湾等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疫情相对控制得不错,但放眼全球,每天依然有上万的确诊病例,少数国家的大型药企赶在新冠病毒大规模变异之前研发出了疫苗,目前接种工作稳步推进着,疫情重灾区的几个欧美地区如美国、英国、西班牙等国家的公民皆在接种

m-RNA或腺病毒类疫苗,有关专家预估最快到今年九月份,美国的民众接种率即可达到群体免疫的标准,而欧洲的情况则会稍慢一到两个月,最迟明年年初即可形成“群体免疫墙”,届时新冠肺炎疫情于全球范围内势必会得到改善。

当然,疫苗接种这一茬对改善疫情而言到底可行与否取决于两点,一是疫苗接种工作的推进速度决定了人类社会恢复的程度,二是新冠病毒本身的变异程度是否会导致当前所有的疫苗所产生的抗体在应对病毒入侵时均失效。

至于“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这一问题,可以从广义和狭义两个角度去进行分析。

1、“新冠肺炎疫情结束与否”这一问题本身取决于针对其研发的疫苗作用于民众以注射的工作推进得如何,是否达到足以形成群体免疫的标准。

近日,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如是说道:“目前为止,除了新冠疫苗,世界没有第二种重启的方式。”

由此得知新冠疫苗对全球范围内人类各社群的生产秩序恢复与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疫情能否被大规模控制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苗接种的各项指标作用于宏观层面的改善情况如何了。

2、新冠肺炎疫情本身作为一场公共卫生灾难,仅从狭义的角度来讲,只要针对其所开发的疫苗的效力犹在,且维持住生产和应用的效率。

另外,针对其所开展的治疗手段尚可使病毒的毒性减弱,以及病毒本身的变异未能逆转其传播速度与感染致死率呈反比的状况,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就能在一到两年左右的时间被控制住。

这里至少有三个前提,那就是病毒变异的速度未能超过疫苗抗体的可承受范围、现有的治疗方法对患者的治愈率(此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患者自身机体与病毒各自的耐药性)未能出现明显下降、疫苗作用于机体的有效率及其生产的效率和接种率始终比病毒传播的速度要快。

如若以上三个前提条件均能被满足,那么控制住疫情不仅是迟早的事儿,而且所需时间会被大幅度缩短,按照目前各方面的进度,只要保持住速度,最早到今年九月份就能看见以欧美地区尤甚的全球范围内就新冠肺炎疫情的显著改善。

3、从广义的角度去分析新冠肺炎疫情的结束与否,还得考虑到其对人类社会所造成的诸如人员流动受阻导致经济停摆的影响。

目前看来,新冠肺炎疫情有望在一到两年的时间内结束,然而其对包括国际分工体系在内的整个人类社会的交流与运作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极有可能仍会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

2020年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的GDP数据已经出炉了,除了越南、中国大陆等几个少数国家和地区的数据呈正增长以外,其他的国家和地区均为负增长。

此外,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彻底暴发,公共卫生防控措施不得不对人员流动进行限制,以此对当今贸易网、金融网、信息网的交易与传播业已形成高度联结的人类社会而言,势必会造成堪称毁灭性的打击。

全球范围内的产业结构重组尚且算作是小事,真正对人类社会造成影响的民间习俗和传统观念亦随之被改变,这才是疫情的最大问题所在。

现任德国总理兼欧盟轮监会主席默克尔早在2020年3月份就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将会是人类文明永久的分水岭。博亚体育app下载”

疫情结束与否取决于病毒变异的速度、现有的治疗手段以及疫苗的效力和生产、接种效率,目前看来,新冠肺炎疫情有望在一到两年的时间内结束,然而其为整个人类社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极有可能仍会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

2020年1月20日,中国官方正式对外公布有关新冠肺炎疫情于武汉暴发的大致情况,彼时全世界风声鹤唳,世卫组织称该病毒在武汉引发的疫情需要深入研究方才能够得出准确的医学结论,且奉劝各国禁止对中国实行禁运措施。

然而早在2019年的12月末就已被武汉当地医护人员觉察到异样并开始陆续上报情况,经过了长达半个多月的潜伏扩散期,疫情已从武汉传播至世界各地,即使事后欧美地区的国家不听从世卫组织的劝告毅然决然地对中国实施封禁亦无济于事,病毒已在人群中隐秘传播了一段时间。

在中国实施堪比全国性戒严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扩散的行政管理进入后半段之时,海外其他国家相继暴发疫情,先是与中国经贸来往密切的一众国家,再来是经济发达地区,后来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或第三世界国家,至此,新冠病毒实现了其自身传播至世界六大洲的目标。

截至目前,新冠病毒仍然在海外传播着,国内的防疫局势亦不容乐观,反复出现零星病例。不过,在应对疫情这方面也并非全然没有好消息,至少全世界有医学科研能力的主要国家和地区皆推出了符合自身条件以研发并大规模投入生产的新冠疫苗,譬如美国辉瑞和德国BioNTech共同研发的m-RNA疫苗、英国的腺病毒疫苗、俄罗斯的卫星九号疫苗以及中国的灭活疫苗。

眼瞅着新冠肺炎疫情已在人类社会传播了一年多的时间,虽然伴随新冠疫苗的接种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行着,但是难保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期就已步入了尾声,不过着眼当下,作为早期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措施比较成功的国家——中国,在面对接下来的防疫局势,可以应对自如,不似海外其他国家和地区那般自顾不暇,也可以率先思考这么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这不短不长刚好一年的时间里,新冠肺炎疫情对人类社会造成的影响几何?假使新冠肺炎疫情再持续一年,人类社会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1、由新冠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已经席卷人类社会整整一年了,这一年里对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均造成了无法忽视的影响,从政治、经济、文化这三个维度去观察经受疫情摧残的人类社会与此前未经疫情摧残的人类社会进行对比,看看究竟影响几何。

政治维度:过去的政治格局是以民族国家为框架、以经济全球化为主要叙事结构、以地缘政治为主线、以普世价值为基本原则的,民族国家的框架乃是一超多强,经济全球化主要乃美国的创新部门和新兴国家的生产部门相结合的架构,基于意识形态与地区文化多元的地缘政治问题趋于全球各权贵阶级势力的利益分配;

如今的政治格局在经历了疫情的摧残后,愈发呈现出不同阶级意识与立场相对立的情况,叙事结构亦不再以经济全球化为主,贸易保护主义、地缘孤立主义等逆全球化浪潮的措施开始横行于全世界,短期内民族国家的边界愈发清晰而非模糊,普世价值正在遭遇全球建制派势力的利用而逐渐失去正当性的严峻挑战,地缘政治对抗开始走向社群内部的阶级势力对抗。

经济维度:过去的全球经济乃是基于经贸全球化秩序之上的,主要由美国的创新部门与新兴国家的生产部门联动推进的产业发展有效促进了科研技术的规模应用,即对全球经济整体的发展起到了效率型增长的作用;

如今由于全球建制派势力主导了得益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利益分配,并且由于疫情暴发的缘故而加速了这一过程,造成了极具不公平的社会资源错配现象,社群内部的阶级利益已严重分化,其潜在的社会动荡因素将不利于经济整体的可持续发展。

文化维度:早在疫情暴发之前,囿于移动互联网等高新技术所带来的社会影响,社会各阶级人士的意识与立场之交流便不再像技术诞生并普及之前那么方便了,信息茧房造就了一个又一个被割裂的主观世界,让社会各阶级之间的建设性交流等有效沟通的方式变得愈发不可能实现;

然而如上所述的疫情暴发所带来的政治和经济上的负面影响,加剧了社会内部的潜在动荡风险,激化了社群内部各阶级或立场不一的人群之间的矛盾,深化了全球建制派势力与反建制派势力的对抗意识,不仅对全球各地域社群间文化多元的交流造成重大影响,而且还存在着重塑全球政治和经济格局的可能性。

2、倘若新冠肺炎疫情在第一点所述的基础上再持续多一年,恐怕后果不堪设想,而能否如去年一样应对过去,完全取决于当今人类社会及其所塑造的世界格局的抗压能力在经历了去年一整年的负隅顽抗以后,其是否还能支撑下去。

人类社会的抗压能力完全取决于社群人员及其生产要素的流动性,新冠肺炎疫情之所以对人类社会造成巨大影响,主要原因在于其传播的特性在一定程度上仰仗于社会人员流动的频繁。

故而,对人员及生产要素的流动性依赖较强的产业势必会遭遇最大程度的打击,最终形成两个现象,那就是落后产能遭遇淘汰以及先进产能备受后疫情时代各方利益集团的青睐。

所谓的产能先进与落后之分,取决于其对人员及生产要素的流动性的依赖程度,而先进产能还将推动下一个工业革命浪潮即生产全自动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兼并重组以提高整个现代化社会的生产力水平及生产要素的配置效率。

然而,光是提升生产力水平和生产要素的配置效率还远未能解决后疫情时代的根本性问题,那就是针对社会资源的实质性分配。

故而,从根本上改善全球各阶级势力及利益集团就公共资源以私有化分配的博弈行为显得很有必要。

全球建制派势力基于其建制权力的寻租属性从而充当垄断寡头即独占全球化利益的行为,务必加以遏制,而全球反建制派势力基于过往在全球化利益的分配中屡屡失意的结果,务必加以改变。否则,后疫情时代的全球格局将动荡不堪。

3、倘若人类社会的抗压能力不够,世界则会同时出现以下三种情况:新冠病毒将长期与人类共存,即公共卫生危机常态化;

经济下行周期延长,相关科研领域的技术突破的时间点也将延后,促使当前的人类社会进一步内卷化;

人类社会的各种潜在风险伴随公共卫生危机的常态化而始终存在,且风险暴发的概率始终维持在高位区间。

新冠病毒原本的传播率与致死率就已呈双重上升的态势,加上毒株变异的程度愈发得大,传播率上升而致死率下降的病毒感染规律恐会被打破,即使不会被打破,加上疫苗接种达到了群体免疫的标准,新冠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极有可能成为如流感一般的传染性疾病,具有季节性发病的特征。

届时,新冠病毒有望与人类共存且其症状得以流感化,新冠疫苗的作用远不止控制疫情和恢复生产秩序那么简单,而是为了防止疫情如流感一般具有极高的复发概率。

当然,以上说法均建立在新冠疫苗对病毒及其疫情尚具有效力及其对疫情具有战略性和可控性这一大前提下。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缘故,社群人员及其生产要素的流动性大为下降,导致技术暴发的时间点被延后,经济下行周期也被相应地延长了,加剧了人类社会内部的内卷化现象的严重性,形成了人类社会潜在的各种风险并且还在不断地累积着。

4、其实,当今人类社会内部的诸多不稳定性因素所造成的事件,譬如美国总统大选的民意撕裂、中国进出口贸易利润的持续下降等等,就算没有出现新冠病毒的肺炎疫情,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酵,此与新冠肺炎疫情的关联不大。

无论是疫情进行时,还是后疫情时代,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技术规模应用皆已步入尾声,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增长必将放缓,而距离下一次工业革命的技术暴发尚且遥遥无期,倘若人类社会的发展步伐放缓,那么其内部的各种结构性问题,尤其是那些原本因增长迅猛而被暂且搁置的问题,在经济增长放缓之后便会显得特别扎眼,而社群内部的成员对于这些问题的存在也不会再放任不管,且由于传播学的眼球效应,聚焦在这些问题上的注意力只会多而不会少,除非新一轮的经济增长近在眼前,否则社会的结构性问题只要一日不被解决,那么其潜在的动荡风险便会多存在一日。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世界已过去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其对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以及文化均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倘若在此基础上再持续多一年,恐怕后果会不堪设想。

如果人类社会的抗压能力尚能维持一年,则会造成产业重构、利益分化以及资源错配现象愈发严重的局面;

如果其抗压能力不足以维持一年,那么就会出现以下三种情况:公共卫生危机常态化、经济下行周期被迫延长以及人类社会内部的潜在风险不断累积。